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fff #EAEAEF 默認  
知名校友

恩師難忘

來源:  作者:廉月富  日期:2014-06-26  [字體: ]
 

 

 當愛的陽光灑向孩子的心田,它會影響一個孩子的一生,溫暖其整個生命歷程。教師的愛是無私的愛,真摯的愛,雖不曾求有回報,但終將被學生銘記一生,愛戴一生,感恩一生。作者用飽蘸深情的筆墨書寫的這份師生情,讀來令人感動。此文給為人師者良多啟示,亦給為人徒者更多思索,正如本文結尾所寫:人生幾何,師恩難忘,知恩必報,不枉此生。(摘自425日太和教育網)——廉月富,太和一中57級校友,曾先后任太和縣公安局長、界首市委副書記、阜陽市司法局長、太和縣人大常委會主任,現任太和縣關工委主任。

 

人和人之間的深厚友誼,總是在那特定的環境、特定的經歷中不經意間產生的,它沒有任何功利性目的,因而是純真的,難忘的。在我的學生時代,有三位恩師最難忘。

一九五一年秋,我九歲那年,大哥廉月明送我到雙浮小學一年級讀書。在我讀小學二年級時,祖父和父親先后去世了。家里失去了頂梁柱,經濟狀況急轉直下,后來甚至到了生活難以為繼,上不起學的地步。面對家庭的嚴重困難,正在界首中學讀書,即將畢業的大哥毅然放棄學業,參軍入伍,到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海南艦隊。這么大的事,他根本沒有和母親商量,也不讓家里一個人知道,而是從他就讀的界首中學直接穿上了軍裝。直到見到他的同學,家里人才得知他已參軍到了部隊的消息。他把衣服被褥交由同班同學高俊志帶回,并委托高俊志向母親轉告他已參軍的消息,解釋他之所以不辭而別完全是迫不得已。不然的話,母親是不會讓他去當兵的。在以后的日子里,越來越證明,大哥的選擇太對了。

一九五三年秋季開學了,因家里拿不出學雜費和書本費,我遲遲未能到校報名入學。當班主任魏老師來家找我時,母親不得不向他解釋我未能及時入學的緣由,述說了家里的不幸和困難。魏老師十分同情,安慰我母親說,孩子讀書要緊,一時錢不湊手時,就先到班里上課吧。就這樣,在魏老師的關心體貼下,我愉快的去學校讀三年級了。由于沒有交費,學校不可能發書,魏老師就讓我和同桌的張德振合用一個課本。老師布置的家庭作業,我盡量在學校做好,實在做不完,就先和張德振一塊兒到他家,做完作業再回家吃飯。

突然有一天,魏老師找到我,有點著急地說,:“校長開會要求,欠書本費、學雜費的同學,必須在這星期全部交齊,你看咋辦呢?”放學一回到家,我就急忙把這事告訴俺娘,催娘快點給我拿錢。娘說:“家里沒錢咋辦呢?我不是不給你錢,實在沒有錢呀!”我想也是啊,家里連個雞也沒有喂,豬羊更沒有,就喂一頭驢,這是家庭唯一值錢的,可是無論如何不能賣驢湊錢,全靠它來和鄰家的牲口合犋耕地呢!我哭著來到學校,找到魏老師,魏老師也很為我著急,十分同情我。最后,他搓搓手,很無奈地說:“你回家和你娘說,先交一半:二毛五分錢。下余的抓緊湊,這樣好吧?”我高高興興地跑回家和娘商量,就這二毛五分錢呀,可是把俺娘難住了。我當天下午就沒有去上學,同娘一塊兒到俺姥娘家借錢,可姥娘家也窮得很,最后還是向同村的一位賣煙老翁借到了這急需的二毛五分錢。第二天,我蹦蹦跳跳地拿著這借來的二毛五分錢,到學校交給魏老師。魏老師發給我兩本書,一本語文,一本算術。我可以安安穩穩地坐在教室里聽課,讀書,做作業了。

可好景不長。魏老師又不得不向我催繳那欠下的二毛五分錢了,說校長催得急。我心里想,家中實在沒有錢,你催再急我也沒有辦法。情急之下,我確實產生了輟學的念頭。回家和娘說,學校又在催交欠費了,我真有點兒不想上學了。俺娘說:“你魏老師不是說了嗎?小孩子讀書是大事!學咱一定要上,錢咱想辦法湊,早晚會給學校的,你和魏老師說好點兒,咱不賴賬。”

時間一天天過去。突然有一天上午,魏老師在班里嚴肅地宣布校長的決定:凡沒有交齊學雜費的學生,到教室外聽課。當聽到這個消息時,我心里有說不出的難過,眼淚不停地流,那還有心思再聽課呢!于是我拿起還是大哥使用過的舊書包,哭著離開了座位。就在我奪門而出,拔腿就跑,想一口氣跑回家,把書包扔了,從此不再上學了時,聽到了魏老師那可親而溫暖的聲音:“廉月富你回來,先到我辦公室,我有話跟你說。”魏老師慈祥地望著我:“有啥想法,說給我聽聽。”當他得知我不想上學的想法后,神情立即凝重起來。他拿毛巾幫我揩揩眼淚,拉著我的手,語重心長地說:“別賭氣,我相信這不是你的真實想法。我看得出,你是一個有抱負的人,眼前這點兒小困難算得了什么?艱難困苦玉汝于成。自古英才多磨難。你要把戰勝困難當作磨練意志、增長才干的好機會,現在敢于面對小困難,將來才能戰勝一個個大困難,成長為國家的有用人才。”最后,魏老師還鼓勵我:“動動腦筋吧,我樂意看到你二毛五分錢的成功。你現在能敢于戰勝小困難,取得小成功,將來定能戰勝大困難,取得大成功。”魏老師的一番話,讓我很振奮。

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我看到合作社正在收購蓖麻子,耳邊不由得響起了魏老師的聲音:“動動腦筋吧,我樂意看到你二毛五分錢的成功!”我的一顆心嘣嘣直跳,立刻聯想到:這里收購野生蓖麻子?那村子西邊溝旁路邊不是長滿了野生的蓖麻子嗎?我何不采摘一些來這里賣錢?真是天無絕人之路!我高興得一下子跳起來,喊起來:“魏老師,我一定會讓你看到我的成功的!”回到家,我又急切地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三哥廉月宣。我們兄弟倆說干就干,上學前,放學后,三哥都帶著我去采摘野生蓖麻子。特別是星期天,我們跑到陳莊、趙莊,最遠跑到王何莊,哪里有野生蓖麻子就往哪里去采摘,最遠的來回有五六里路。在秋后的一個月里,我們采摘野生蓖麻子半布袋,賣給合作社得了一塊多錢,把欠的學雜費全部交齊,又把向賣煙老翁轉借的二毛五分錢還上,剩下的錢我還買了鉛筆和本子。感謝魏老師,是他使我從小就懂得了只有敢于面對困難、戰勝困難,才能取得成功的道理。

我是母親最小的孩子,我上面還有三個哥哥,一個姐姐。爺爺、父親去世后,全靠母親一人支撐著這個家。盡管母親身體強壯,拼著全身的力氣,沒日沒夜地操勞,也供不上全家人吃穿。記得小時候,有多少個夜晚,我從夢中醒來,看到母親還在昏黃的棉油燈下做著針線,有時做著做著就打起瞌睡來,針尖多少次扎到她手指上,扎疼了,猛一激靈,用手攏攏頭發,繼續做。此情此景,怎不叫我心酸落淚。有多少次,我勸“娘睡吧!”娘答應著“好”,卻繼續飛針走線。母親實在太辛苦了,可由于家里地里全靠她,我小時候沒穿過像樣的衣服,常年老粗布,破衣爛衫。一件衣服,老大穿過老二穿,老二穿過老三穿,輪到我穿時,已經補丁摞補丁了。我雖然人小,可也知道講好呀,同那些穿著鮮亮的小伙伴們在一塊兒,我往往自慚形穢,感到不如人。說來真寒酸,就那破衣爛衫也沒有換洗的,雨淋濕了也只能慢慢暖干。那時,我最愛過夏天,因為一到夏天,天一熱,我就可以脫掉那身破衣爛衫,整天光著身子,只系一個土布紅肚兜,農村叫光腚孩。稍大后,我就知道害羞了,埋怨母親不給我做些好衣服,讓人家笑話我是光腚孩。母親一聽就傷心了,眼里涌出了淚花,嘆口氣說:“哎,都怨咱家里窮,小時候沒讓你穿過一尺洋布,一件好衣服,夏天天熱時,只給你系一個土布紅肚兜。”唉,小時候,哪天能穿一件好衣服是我的夢想啊!

我永遠也不能忘記,在雙浮小學讀四年級時,又是魏老師,看我衣衫襤褸,雨雪天坐在教室里瑟瑟發抖,就把自己身上穿的一件圓領衫脫下來,讓我穿上,雖不合身,但那溫暖一直記憶猶新。當母親把這件圓領衫洗洗,疊得整整齊齊的,讓我送還魏老師時,魏老師笑著說:“這件衣服就送你穿啦,不合體,就讓你母親改一改。”這還是一件八成新的圓領衫呢!此前我從未穿過洋布,更不用說花錢買的成品衣服了!我再三推讓,魏老師執意送我,只好收下。咦,這件衣服,對一個窮孩子來說,真如同得了寶貝一樣啊,我夢中就笑醒了好幾回呀!它讓我在小伙伴面前風光、驕傲、興奮。因為那時年齡小,只知道魏老師,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參加工作后,我經常想念魏老師,可就是苦于找不到他。工作每到一地,都四處打聽魏老師,先后在雙浮周圍的蔡廟、趙廟、倪邱、高廟等鄉鎮尋找魏老師,終于打聽到他叫魏俊賢,但就是不知道他的下落。還是在一九八六年夏,我擔任縣公安局局長時,一次在三堂區長春人民公社召開公開懲處刑事犯罪分子大會,參加會議的人很多,幸而魏老師也來參加了,大概我在臺上講話時,引起了他的注意。散會時,我見一位兩鬢蒼蒼的慈祥老人向我走來,面帶微笑,試探著詢問我:“請問,你在雙浮小學上過學嗎?你是廉月富嗎?”我一眼就認出了他:“魏老師,您讓我找得好苦啊!”一把拉住,一時不知從何說起。分別三十多年了,想起當年事,不覺悲從中來,悲喜交加,鼻子發酸,眼淚怎么也止不住了。我總算找到魏老師了,從此,時不時帶著禮物去看望他老人家,有時還和妻子一起去拜訪,敬若自家老人。他來縣城看病、辦事,也常來我家坐坐,和我嘮嘮家常。后來,他的兒子、外甥就業等問題,找到我,我也都盡力幫助解決。二0一二年春節后,魏老師生病住院,我和愛人老金一聽說,就帶著禮物和現金前去看望他。魏老師已是九十歲高齡的老人了,大德之人必得高壽,我和愛人十分欣慰。

一九五七年八月,我小學畢業考入太和一中,分在五七(二)班,班主任是歷史課老師余學勤。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里,余老師給我留下了終生難忘的記憶。他對每位同學都是關懷備至。在那饑饉的日子里,老師學生都吃不飽,面黃肌瘦,但在余老師的努力之下,全班五十名同學沒有輟學,更沒有發生非正常死亡。在一九五九至一九六一年三年大饑荒,特別是一九六0年餓死人的情況下,同學們自己吃不飽,但想到家中親人,常常將每天三個饃,省下來一個,等到星期六放學返家時將饃帶回家去,送給餓得生命垂危的親人充饑,這是事實。但學校不允許,每天組織老師對學生宿舍進行搜查,并在星期六下午課后,在大門口對回家的學生進行搜身,一旦發現,立即沒收。但余老師從未對我們班的宿舍進行檢查過。當星期六同學們返家時,他還在大門口幫助同學們順利地通過,使班里帶饃回家的同學都一一過關,將一周忍饑挨餓攢下來的幾個小饃帶回家去,用來救救那因長期缺糧、只能靠樹皮、草根充饑、餓得快要斷氣的家中親人。

每當有些同學因父母或兄弟姐妹被餓死,自己不愿再讀書,準備外出找生活出路時,也就是所謂的闖關東,余老師都幫助同學面對現實,分析形勢,認真理性地對待。后來,這些特困同學交不起伙食費,但在余老師的幫助下,也得到學校的救助。

在大饑荒餓死人的嚴酷現實面前,學校還發生了使人難以接受的一幕:根據上級統一布置,學校要對出身于地主、富農等 “四類分子”(地、富、反、壞)家庭的學生進行清退,我們班有八位同學被列為清退對象,這無疑是將他們往絕路上推。余老師想方設法進行周旋,終于保住了這些同學,使他們免遭了被清退的厄運,留在學校繼續讀書,都順利地度過了難忘的初中時代。全班五十位同學艱難的讀完初中,分別被錄取到高中、師范、中專等學校繼續進行深造,都成長為國家建設的有用人才。

當然,我也是得到余老師恩惠的一位農家學子。每當我想起這段艱難的初中時代,想起余老師,也必然會想起生命中的又一位恩師——時任太和一中校長唐國賢老人。

說來話長。一九五七年八月,我接到太和一中的錄取通知書時,全家人高興之余,又立即陷入了極度發愁的困境。因為我上小學時全靠自己勤工儉學,采摘野生的蓖麻子賣錢、上樹尋蟬蛻賣錢、夜晚提燈滿墻根捉蝎子賣錢,曾被蝎子蜇傷疼得滿地打滾,以頭抵住墻哭了一夜,差點兒休克……就這樣,千方百計想辦法勤工儉學,自己一分一分的湊錢攢錢,才好不容易地讀完了小學。我感覺陷入了絕境,就給在南海艦隊服役的大哥廉月明寫封信,把我考上太和一中的消息和上學的困難告訴了他。大哥收到即回信,很快寄來了二十元錢。他還在信中說,得知我考上太和一中的消息,心中特別高興。鼓勵我好好讀書,不要考慮學雜費和生活費問題。他保證每月給我寄十元錢,當時學校每月伙食費只有七元,大哥給的可不算少了,他那時每月工資也只是四五十元,不知他是怎樣省吃儉用攢下來的。

有了大哥的資助,我愉快地到太和一中報名入學了。入學后一切正常,刻苦讀書,不再考慮費用問題。在學生食堂吃不飽,我還可以到老師食堂買個饃來充饑,說實話,這還引來了同學們羨慕的眼光。這事現在看來很平常,但在那憑糧票吃飯的年代,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如果不是余老師和唐校長的關愛、呵護,這一個饃是買不來的。要知道,那是定量供應的年代,老師、學生每人一份,沒有糧票,你買誰的?特別是到了一九五九年秋季開學,我讀初三時,中學生的口糧從原來的每月三十六斤,逐步減到二十八斤,二十四斤,最后減到十八斤。老師的口糧也同樣少得可憐。在這最艱苦的日子里,我在信中向大哥敘說了實情,在我讀初三這一年,大哥在原來的基礎上又給我多寄五十元。這五十元,又可以說是救命錢哪!班主任余學勤與校長唐國賢商量,允許我每天晚飯時可以在老師食堂買一個饃,這在全校學生中是絕無僅有的,是唐校長和余老師對我的特別照顧,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他們二位恩人的關心和愛護。

三年大饑荒的確是一個特殊時期,在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的鼓吹之下,全面出現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吃大食堂、不允許農民自己在家燒飯、征過頭糧等人為的餓死人的人間慘劇。這種非正常情況,遍及廣大農村,也殃及學校。特別是一九六0年那個漫長的冬天,農村食堂大多吃的是用紅芋秧、紅芋葉等加工的所謂“淀粉”,人吃了解不下大便,疼得嗷嗷叫,只好用手摳,甚至疼死過去。后來,連這種所謂“淀粉”也吃光了,冬天的田野找不到野菜,只好拔草根、剝樹皮、撈水草充饑,開始出現餓死人現象了。

我在一中讀書,國家雖然對學生口糧供應有照顧,但也有三分之一的所謂“淀粉”,每餐一個火柴盒般大小的摻進了淀粉的小饃,一勺照得見人影兒的稀飯,這對一個正上中學的青年來說,真如同老虎吃個螞蚱,哪能談得上吃飽,經常處于饑餓狀態。

我至今還記得,那每到開飯,同學們排著長隊打飯的情景。同學們個個面如土色,瘦得可憐,一手拿饃端碗,一手拿勺打稀飯,那饃放在手心里還能端碗,可見饃有多小了。同學們打稀飯時,還互相監督著,勺子只能一落一提,不準故意撈稠的,不準回勺舀兩次,因為,再稀的稀飯下面總會有些稠的面疙瘩之類,有同學還向我傳授過如何下勺子才能舀到飯桶底的訣竅呢!唉,那真是眾目睽睽直盯著一個稀飯桶啊!

這是特殊年代的慘景,同學們餓得心發慌,就剝學校周圍的榆樹皮,老榆樹皮用火烤焦一點點兒啃,嫩榆樹皮一撕下來就放進嘴里嚼,強吞硬咽下去,唉,那真是餓得口里能伸出手來,到了饑不擇食的地步啊!不少同學因而造成便秘,但也顧不了這許多了,保命要緊。后來,所有能啃得動的榆樹皮,都被剝光了,像裸露著一根根大大小小的白骨的生靈,直覺得有一股逼得人喘不過氣來的恐怖。

那時我深刻的感受到,吃才是人類的第一真理!沒有飯吃,命都不保,人類還能做什么呢?這一深刻認識,為我在以后的從政生涯中,堅持民生為本、求真務實,打下了堅實的思想基礎。我在四十年的工作中,始終把民生問題作為頭等大事來抓,每到一地都首先到群眾中去,關心群眾生活,注意工作方法。特別是對弱勢群體,他們有沒有飯吃,有沒有衣穿,有沒有房住,有什么迫切的問題需要解決,時刻掛在我的心中。每到一地,我都無意中交了一批弱勢群體朋友。無論是一參加工作時在基層當一般工作人員,還是后來在本縣或外地任職,我都能設身處地為老百姓著想,主動抓群眾來信來訪工作,尤其是重大疑難案件,我必親自抓。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我出任縣公安局局長,從工作實際出發,創建了人民來信來訪辦公室,抽調有能力、有水平、有責任心的公安干警,出任此項工作。實踐證明,公安機關設立人民來信來訪辦公室很有必要,為老百姓解決了大量的突出問題,進一步密切了公安機關與群眾的關系,且受到了人民群眾的好評,并獲得了上級公安部門的肯定。當時為全省縣級公安機關設立人民來信來訪辦公室第一家,在全國縣級公安機關中亦尚屬創新,因為原本在縣級公安機關的傳統體制機構中就沒有這個設置。現在提起這事,說句掏心窩子的話,我已退休啦,想將自己的人生經歷向后人,特別是自己的子孫,作一個實事求是的交代,以自慰平生。如果沒有強烈的事業心和對人民群眾高度負責的求真務實精神,會這樣做而且能高標準、嚴要求的做好嗎?

在太和公安戰線的日日夜夜,城鎮巷陌,鄉村茅舍,足跡踏遍。富民一方,安民一方,念念不忘。

多少風雨路,欲說還休。到如今,往事盡成煙云去,甘苦只在夢中現。心知已非從政身,常望蒼生迷淚眼。

一晃十年又過去,甚悵惘!抬頭問蒼天,人生好時光,能有幾個十年再十年?

一九九0年七月二十日,我離開了為之拼搏二十年的太和公安機關,告別了我深深愛著的太和縣父老鄉親和公安戰線的同志們,到界首市委工作,先后任市委常委、副書記。按照市委分工,我分管政法、城建和市委辦公室,市委辦公室有一項重要工作就是接待人民群眾來信來訪。我安排人在市委、市政府信訪辦公室給我擺上一張辦公桌,每天到那里去上班。我在全市干部群眾大會上宣布,只要是來信來訪,不要找書記、市長,就找我廉月富。從此,我就陷入了沒日沒夜的工作漩渦。每天直接面對群眾,接待、傾聽、調查、處理。一個疑難案件不處理好,我吃不香,睡不安,可以說,為老百姓解決了大量的困難和問題。

至于我分管的政法工作,有市委政法委具體負責,而我很少過問。特別是城建工作,我從分管那天起未過問一件事,未去過城建委,未參加過城建工作會議。因為我清楚,接待群眾來信來訪工作不會有人與我爭,而城建工作就不同了,還有其他領導同志來分管,來過問,這個心不用我操,還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接待群眾來信來訪上更好,多為老百姓辦些實事和難事。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我擔任太和縣人大常委會主任。上任伊始,經研究報縣編委批準,成立縣人大信訪辦公室。任命縣人大常委會兩名專職常委和一名科級干部,分別任主任和副主任。專抓人民群眾來信來訪工作,為老百姓解決了大量的實質性的困難和問題。縣級人大常委會設立專門的群眾來信來訪辦公室,在當時來說,全省就太和一家,全國也只有太和縣人大常委會這樣做。因此,二〇〇三年春,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在湖南常德召開全國各省市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信訪辦主任會議,太和縣人大常委會作為特邀代表參加會議。會上,領導在講話中,對太和縣人大常委會的做法給予了充分肯定,說縣級人大設立專門的人民群眾來信來訪辦公室,在全國也只有太和縣人大這樣做了。

此時我剛退休,未能親耳聆聽領導的肯定和贊許,但我仍然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和欣慰,有點兒“漫卷詩書喜欲狂”了。我付出的巨大代價得到了肯定和認可,人生價值得到了升華,這就是對我的最好安慰。

在任太和縣人大常委會主任期間,主動 “規范四費”,即規范教育收費、電費、水費和電話費。尤其是整治教育亂收費,為了減輕群眾負擔,去省人大常委會反映省教育廳在全省范圍內收取所謂中小學生 “筆墨紙簿代管經費”,太和縣每年就收取750萬元。經過省人大常委會批示,省教育廳及時取消了所謂收取中小學生 “筆墨紙簿代管經費”項目,從而壓在全省中小學生身上的沉重負擔得以解決。而這中間冒著多大的風險,頂著多大的壓力,個中滋味,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此期間,我甚至為難得想給上面來的大員們下跪,懇請他們給予有力支持。就這樣,爭天時,謀地利,促人和,上天入地的點子都想遍,總算取得了“規范四費”的圓滿成功,終于取消了多年來給人民群眾帶來沉重負擔的多項亂收費,僅就電費一項來算,每年就減輕群眾負擔上億元。

回首往事,我的這些作為,在有些人看來是不會做官,有違官場潛規則。的確,當時領導不支持;既得利益者又上下同心,堅決反對;以及各種社會輿論向我施壓;我真是冒著丟官去職的巨大風險。

細想起來,我之所以對加重群眾負擔的人和事嫉惡如仇,抵抗著巨大的壓力,甘冒個人風險去為群眾鼓與呼,所有這種種作為,都與我學生時代的苦難經歷有著直接的關系。因為這種苦難經歷,使我深刻感受到民生大如天,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老百姓是衣食父母,使我的心和群眾的心相通著,緊連著。從這個意義上講,苦難也是一種寶貴財富。

活生生的事實告訴我,群眾利益無小事。你說,一個饃的事是大是小?而當年我正是多虧了余老師和唐校長的關心,教師食堂的炊事員每天能賣給我一個白饃,不僅我得以充饑,還能省下來每星期六帶回去給母親保命,這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啊!在整個災難過程中,我和母親的命保住了。我雖然瘦得很,但身體發育沒受到太大的影響,這都得益于每天能多吃一個白面饃啊!你能說這一個饃的事是小事嗎?我從內心深處感謝大哥,感謝余老師和唐校長的大恩大德。

在我參加工作后的幾十年里,一年兩節我都特意帶著禮物去看望唐校長。特別是我在縣公安局工作期間,省公安廳照顧給縣級公安局長每人一件羊毛皮大衣,我接到這件禮物,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唐校長,想到他比我更需要,我和愛人一道,有說有笑地將皮大衣送給了唐校長,以謝當年老校長的關懷之情,并以此來撫慰我自己的這顆感恩的心,在良心深處獲得安慰,以求得內心的平靜,在思想深處得到快樂,在人生的道路上得到無限的欣慰。

00二年夏,唐國賢老校長突發腦溢血去世。我得知后,立即去醫院病房看望,心情十分沉痛。當看到他的遺容仍然那樣安祥,家屬孩子,親朋好友,也全都到場,痛哭流涕。我從內心感到老校長八十高齡,雖然這樣走啦,使人感到痛心,但從另一方面來說,沒有受到任何痛苦,就突然去世,這也是他一生中對任何人都以平常心,而又能做出平常人做不到的事,是他積德行善的結果,這樣想來,我的一顆不安的心才稍稍平靜了些。當得知老人家的壽材還沒有著落,他的子女及親朋好友都很著急時,我臨時果斷決定,將我給長兄廉月明做好的楸木壽材,且已用土漆漆好,送給老人家使用。這個舉動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頗感意外,但我心里清楚,這是我對老校長在我最困難的日子里,對我恩重如山的回報。

我在步入工作崗位后,對恩師余學勤老師倍加尊重,并盡最大努力幫助余老師解決一些實際困難和問題,盡到一個學生對老師應盡的責任和義務。

文化大革命期間,太和一中被下放到墳臺集,余老師也隨之來到墳臺。墳臺離太和八、九十里路,他家是潁上縣農村,其愛人小孩都在老家從事農業勞動,這給他帶來極大困難,多次申請調回潁上老家工作,但縣文教局每次都以農村缺教師為由,不予批準。一九七七年元月,余老師在萬般無耐之下找到了我,敘說家中的實際困難和問題。當時我在公安局城關派出所任所長,于是我幾次找到時任文教局局長王振川同志,最終將余老師調回潁上老家教學,與家里的妻子、孩子團聚。

當我幫助余老師調回老家不幾天,太和一中彭光朝老師稍來余學勤老師的一封信。我看到信后心情十分欣慰,覺得我用實際行動報答了恩師,從思想深處得到了解脫。這封信雖然已經過去三十七年,但我一直把它珍藏至今。雖然信紙已發黃,但字跡十分清晰,現在讀出來亦然令人興奮,發人深思。為表達我對恩師的尊重,現抄錄下來,或許對后人能起到啟發和教育的作用:

“月富:

朋友易交,知已難尋,尊不忘賤,尤以為貴。由于相助調回家鄉之宿愿,今已實現。……今離開太和,留戀不已,依依不舍,愧我窮困潦倒,臨別之際無以為贈,寥出數語以表情懷,請光朝同志轉交給你。

太和分別贈月富、玉秀二知已

昔日同窗今同居,相敬如賓蓮并蒂。

一中共戰奪先進,二十年分離情依依。

調回難于上青天,不辭為我接天梯。

地位已變卑不棄,我謂教書不倒霉。

                         余學勤

一九七七年二月八日

我看到這封信后,眼淚情不自禁流了下來,試想,一般人想辦個符合規定的事是何等的艱難,我只不過為余老師到有關部門多跑了幾趟,卻圓了他多年的夢想,他終生不忘。我從中受到極大的教育,在以后的幾十年里,不論我的職務發生多大的變化,都沒有忘記為老百姓辦事的宗旨,一心一意為老百姓著想,真心實意為老百姓辦事,實實在在為老百姓服務,這是我最大的心愿。

一九九三年初,我在界首市委任副書記時,有一天下午,正在辦公室上班,突然余老師出現在我眼前,我感到十分驚奇和高興。余老師自調回潁上就沒有來過信,我也不知道他的祥細地址和單位。于是我們師生倆人,從他自一九七七年春調回老家教書聊起,一直談到他現在的家庭情況。十五年沒相見,格外感到親近。師生間的深情厚誼充分流露出來。他在界首住了一個星期,我帶他到市區里觀光,參觀了街道、景點、企業、學校、又去看了光武的小市場,使他度過了愉快的幾天。

當他要回潁上時,才把來界首的目的說了出來。其次子高中畢業后,在家鄉任耕讀教師,后轉為國家教師,因患心臟病猝死,為解內心苦悶,才特意來界首找我說說心里話。于是,我又將余老師帶回我的家鄉太和逗留二十多天,吃、住、行全有我和愛人老金安排。他先后去一中、墳臺以及他同事所在學校懷舊敘舊。

由于時間的推移,很多老師調往外地,老金又用車把他送到利辛、渦陽等地,同一起工作過的老師敘舊,以解他心中苦悶。同時,我還邀了他在太和一中教書時的歷屆學生數十人,前來同他見面、交談、會餐,使他度過了喪子后最痛苦的一段日子。所有這一切活動,都是我和愛人老金安排,其經費都有我們自家負擔。在他走時,我和老同學在飯店招待一場,算是為他餞行。他在會餐時多次流淚,并幾次作詩以表情懷。

由于我的周密安排和運作,同學們兌了四千多元錢,我和老金商量,再從我們的積蓄中拿出一千余元,總的兌成六千元,算是給余老師的慰問金。為了防止他不接受,當時并未和他講,待老金用小車把他送回家時,才將六千元錢交給余老師,他萬分感激。其子女及鄉鄰、朋友也大感意外。六千元錢,這在當時是個不小的數字。當時所說的萬元戶,少之又少,而余老師卻因得學生相助成為“暴富”,一時在當地傳為佳話。

說道這里,也不得不說,當他離開太和時,我和老金商量,將我家四個子女穿過用過的衣服、床單等衣物,把車子裝得滿滿的,只能坐下老金和余老師二人,可以說沒有下腳的空,一路送到他家。現在想起來,說句心里話,當時的那種舉動,也是真情的傳遞和友情的展現,是師生間深厚友誼的體現。因為他有四個兒子、三個女兒,負擔太重啦!

一九九三年秋天,老金又將我家七口人穿過的棉衣、棉褲以及棉大衣、棉被、毛線衣、毛線褲等冬季所用的衣物,用專車特意送到余老師家,以表師生間的情感和友愛。就在以后的幾年里,我和老金又先后去余老師家幾次,去時都帶些他急需的東西,也確實改變了他家的經濟狀況。每當這時,我和老金的心才能安靜下來,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一九九五年八月,我被調任阜陽地區司法局局長,這樣以來余老師來到阜陽的機會就多了,俺倆同住清河招待所,可以說對余老師體貼入微。有一次,我特意去水果店買上荔枝給他吃,余老師就沒有見過荔枝是什么樣的,更不知道荔枝是個啥滋味,當他吃過幾顆荔枝時,隨即吟誦了晚唐詩人杜牧的《過華清宮》,抒發內心的感受:

“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余老師說,自己勝過王公貴族,當年連楊貴妃吃荔枝還要派人快馬加鞭去江南購買,而今我在淮北阜陽就能吃到荔枝,實在沒有想到,可喜可賀,真有口福啊!

一九九六年春,余老師的愛人病故,他感到十分孤獨,于是來到阜陽郊區一個朋友附近,租了一間房屋居住。當我得知后,特意去其住處,發現室內缺少必需的家具、被褥等。我很快返回太和,把余老師的窘況告訴愛人,老金在商店買上棉被、棉褥等急需的日用品,用專車送到余老師在阜陽的新住處。我又在阜陽專門給他添了一個桌子,以便他寫字、看報。每天將我看過的報紙及時送到余老師手里,以滿足他精神上的需求。

一九九六年九月十日教師節這一天,余老師特意給我寫了一封信,信中敘說幾年來的感受和體會,現摘抄如下:

“月富:

一切好!教書倒霉,天定命苦,天之不公,善惡不分。平庸愚蠢,沒有大用……。長期堆積在我心中的這一系列怨天尤人的觀念,而在近幾年來,都由于你和玉秀的熱情關懷,竭力支援而消逝了。在今天,象我這樣一個凡夫俗子,能有幾人獲得如此的殊遇?每思及此,便不禁默默自語:教書幸運,我很滿足,天公有情……。

你和玉秀對我是真誠的、純潔的,我深深理解。因此我不需說些感激的話,說了反而覺得厭惡、庸俗。但我不禁要想當前社會,權錢交往,禮上往來,互相利用,已成潮流。你們卻反其道而行之,仍繼承一些傳統美德,難能可貴。你們對我只有來,而我沒有往;你們只有無償支援,只有一顆純正的心,而我對你們只有取,沒有予;我也只有一顆念念不忘的心。

近幾年來,吃、喝、穿、鋪、蓋、用……一系列生活領域里,無不充滿了你們的贈物,且盡為非一般人所享用的,也是我平時所可望而不可及的。這樣就使我的生活便超過一般常人了。另一方面也博得家人們、親友們、同事們贊羨與好評。名酒待客,佳味品賞,異口同聲的贊羨,全家人也因我而分享到你們的恩惠,大大改變了家庭生活的條件和境遇,這不能不使我追根溯源……你和玉秀的親切形象,每日都在我的腦海中多次涌現。

俗話說: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人是有感情的。賭物思人,思人憶情,憶情便不免使人產生聯想。以上的思想,還有許多原只限于想,不愿說,但在給你寫信中,又憋不住要說出來。因為我不是草本,是人呀!你和玉秀給我的欣慰已足慰平生了……”

從信中可以看出來,我對余老師小小的回報,已改變了他晚年因不幸喪子、喪妻而產生的憂郁心情,使他有決心在晚年的人生道路上邁好每一步,有信心在未來的生活中過好每一天。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我調回太和任縣人大常委會主任職務。他也多次來太和,閑住敘話,我和玉秀找現在健在的老師和他的學生一起歡度人生的晚年時光。

00年秋天,余老師又來到太和,我特意邀請一中健在的彭光朝、宮良、王新華等老師以及在利辛、渦陽的原一中老師來到太和,十余人同余老師敘舊,共覽太和的人文景觀,他們一起食宿在賓館,全有我和玉秀負擔。

多年來,余老師每次來太和,我都為他從頭換到腳,添上新衣服、新鞋襪、新帽子等,使他在返回潁上時衣著面貌煥然一新,能受到家人、朋友、鄰居的贊賞,使他家鄉的父老鄉親總覺得余老師在太和教書幾十年,培養一大批有知識、有文化、有素養的學生,而且是懷念恩師、尊敬恩師、回報恩師的好學生。

所有這一切,都更使余老師在父老鄉親面前能挺直腰桿,揚眉吐氣,挺著胸脯講話,讓父老鄉親知道:“我余學勤在太和教書幾十年是有成就的,是得到學生們的認可的,是稱職的盡職盡責的人民教師。”

0一二年十月十八日,在太和鏡湖賓館,太和一中五七()班三十三位老同學相聚。五十二年再相見,恍若隔世,百感交集,實在感到無比的興奮和欣慰,當年滿頭青絲的小青年,現在已是白發蒼蒼的老人了,大都是兒孫繞膝,安度著幸福的晚年。這中間有一位九十高齡的老人,他就是我們敬愛的班主任余學勤老師,他給老同學聚會帶來了更加歡樂的氣氛。

同學們不顧路途遙遠,從大江南北趕來,相聚太和。太和是我們可愛的家鄉,是生我養我的地方,我們在這里共同度過了難忘的初中時代,并在太和一中有幸遇到了可敬的恩師余學勤,師生間在苦難中結下了深厚的友誼,而今五十二年已過去,再聚首時,還能見到當年的恩師,應該說,我們大家都是幸運兒,有福人。真是感慨萬千,格外親切。

在太和相聚的二天時間里,我們盡情暢談五十二年來的喜和憂,苦和甜,更加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三十三位老同學,全部都有一個好職業,都享受退休金。多數同學是人民教師退休,都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可以說兒孫滿堂,享受天倫之樂。令人遺憾的是,已有十七位老同學已不在人世了。

恩師余學勤老師應邀從潁上縣趕來參加聚會,自然而然的成為了這次聚會活動的中心,使老同學們又找到了當年在班里對老師的依戀感,親切感,也為這次聚會增添了深沉感,厚重感,給每個人都帶來了鮮活的力量,感到找回了青春的活力,使老同學聚會更加歡樂和有意義。快樂之余,更感到“相見時難別亦難”,別后思念情更迫。

老同學從內心深處感謝恩師余學勤當年對大家的關心和愛護。我和愛人商量,給余老師購買一雙“老北京”布鞋和“四件套”被單,以表師生之情。我特意又將珍藏多年的名人四尺整紙“壽”字書法作品和當年去北京雍王府購買的精品“福”字匾,贈給余老師,祝他健康長壽、幸福安康。聚會結束后,我又用專車將余老師送回潁上老家,以表尊重、愛戴之情。

人生幾何,師恩難忘,知恩必報,不枉此生。

閱讀:
錄入:wj

推薦 】 【 打印
上一篇:劉伊凡
下一篇:王筱萌